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規模最宏大的交響曲:馬勒的第八(千人)交響曲

從1888年寫《第一交響曲》到19O6年8月寫《第八交響曲》,整整十八年。這是ZO世紀初葉世界樂壇上的一個盛典。1910年9月12日,在德國慕尼克展覽大廈音樂大廳,馬勒親自指揮了此作。全場觀眾為之沸騰,雀躍。在馬勒親自審閱的節目小冊子裏說明,共有八百五十八位歌唱家和一百七十一位演奏家參加了演出。其中包括慕尼克中央歌唱學校三百五十名兒童合唱團和來自慕尼克等地的八位傑出獨唱家。當千人大合唱演出成功後,掌聲持續了半小時之久。兒童合唱團三百五十雙小手揮動著白色樂譜點綴著此景的熱烈。許多影響ZO世紀文化進程的大家光臨了首演。文學鉅子茨威格為馬勒寫了《指揮家》的詩以表敬意;羅丹為馬勒塑胸像,把馬勒的神韻融合了莫紮特、富蘭克林和腓德烈大帝的特徵;托馬斯·曼(1875—1955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聽後很激動,事後寫信慶賀;馬勒的學生布魯諾·瓦爾特、克萊姆佩雷爾、勳伯格都到了;安東·韋伯恩領了一張免費票、也來觀看;理夏德·施特勞斯為此將自己幾部力作壓進抽屜,為同件開道;28歲的斯托科夫斯基稱“馬勒的音樂太雄偉了”,六年後,他在美國首演馬勒《第八》……勳伯格說:“馬勒《第八》成了歌頌上天的榮耀之歌……是讚美無上之福恩的榮耀之歌。”馬勒說:“這是獻給廣大民眾的音樂。”阿爾瑪說:“這馬勒一生的巔峰。”人們說,這是ZO世紀乃至未來世紀的一個壯舉,一個難以逾越的巔峰。

此曲由拉丁文和德文兩種文體寫成。

第一部分《降臨吧,造物主的生靈》是相當嚴格的奏鳴曲式。直到發展部,才出現了雙重迴旋曲。樂曲在撼動人心的管風琴的轟鳴中開始。馬勒要求,這個琴聲“必須征服所有的聽眾。”以示宇宙鳴響。由此展開的五小節,他要求處理上有三次變化;力度為ff、sf等。第五小節出現了小號的對位規律,像回聲般悠揚。。這個動機奠定了全曲的結構走向。馬勒在此曲中,創造性地運用了巴赫的對位,無論是人聲還是器樂聲,他通過聲部如此對位而持續著音帶式的走向。就此,他比布魯魯克納做的精巧。主要主題在合唱中展開對位般的樂段,像是問答,也似聖詠。女高音唱《請賜上天恩惠》(降D大調)後不久,呈示部逐漸告終。

發展部先是管弦樂間奏,樂曲劃為ABC三個部分。A.由鐘琴和管弦樂間奏。經幾個動機變形展開,男低音由領唱而人,獨唱群唱出《我們脆弱的身軀》(升c小調)。B、合唱唱出《用您的火焰燃燒我們》,具有重唱神韻。童聲合唱《把您的愛注人我們的心》,此兩曲的動機在樂曲中多次出現。童聲合唱被馬勒稱為“象徵天空的幻影”。C、為樂章高潮。通過屬音上的持續過渡,出現了再現部的雙重迴旋結構(降E大調)。又經移調把前面主題加以濃縮變形。最後,“舞臺後”的小號響起,樂曲在雄偉的氛圍下結束。

第二部,稍慢板。管弦樂先奏出了長長的前奏。描述了歌德筆下的峽谷場面。神秘而幽深寬廣。開始,旋律在小提琴持續的震音下,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撥奏下,長笛和單簧管奏出了此樂章的主題,很具回聲音效。通過“極樂神父”(Pater Ec.staticas)和“靜默神父”(Pater Profundus)的對稱樂段。樂曲速度逐漸加快,氣氛活躍,出現了升天的少年合唱。諧濾曲由此而人。當升天少年合唱唱出“請歡迎我們”(B大調)時,樂曲突然由男高音唱出讚美瑪麗亞的歌《悲傷的聖母》。合唱和管弦樂伴奏。此後,經間奏,豎琴奏出了分解和絃,第二合唱唱出了“榮耀的聖母”的頌歌。經過清唱劇段的詠懷,樂曲進人萬籟俱寂般的間奏。運用了弦樂四重奏、鐘琴、鋼琴與堅琴的合奏。全曲入尾聲,第一、第二合唱唱出了“神秘的合唱”。先是在弦樂伴奏下輕唱,逐漸加快,音量加大,最後,樂曲在管弦樂與合唱獨唱群齊聲歡呼下結束。

詮釋“第八”的難點恰在於如何把握合唱與合奏的聲音平衡。馬勒通過不斷地對位而在聲部中展現出長大的呼吸,這是他的卓越之處。對於詮釋者來說,馬勒的如此構體對他們不啻是一種考驗。既不能過於室內樂化,也不能單純地追求線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