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床邊的鞋印

5209宿舍正對著空曠的操場,操場上總會時不時傳來淒慘的哭聲。5209室裏,靠窗邊的下鋪是阿J的床。這天晚上,她已經被那哭聲折騰得整晚睡不著,於是她下床打開大燈,對著門外操場的方向叫到:“有沒有搞錯啊!半夜三更的,還讓不讓人睡覺?!”說完甩上門。可能是聽到叫罵,那哭聲相應的停止了。宿友們也被告她這樣的舉動嚇到了。對面下輔的阿M說根本沒聽到什麼哭聲。大家紛紛議論了幾句,又關燈繼續睡覺了。

    可剛睡下,又有人來敲門了。咚咚咚```咚咚咚```肯定是有哪個找罵的神經病,阿J心想著更火大了,氣衝衝的打開門,想教訓一下那敲門的傢伙,卻發現門口連蚊子都沒有一只。只能納悶的關上門。可剛要轉身離開,門又咚咚咚的響了。這次阿J不出聲,蹲下來,從底下的門縫向外偷看。果然看到了一雙腳的黑影。於是抓起掃把,迅速擰開門。奇怪的是只聽到幾聲急匆匆的腳步聲之外,根本沒什麼人影。阿J朝空蕩蕩的走廊罵了聲:“算你跑得快,縮頭烏龜!”心裏卻毛毛的,回到宿舍。舍友們也都罵著,有的說明天跟舍管老師反應情況。阿J得意了,“我說聽到聲音的啦,你們現在都聽到了吧?”只有阿M小聲的說著,她好像什麼聲音都沒聽到。阿J聽了雖然不爽,但更是陣陣發寒,但仍壯著膽子說:“我就聽到了,清清楚楚,要是被我抓到了,他就死定了!”

不久,大家又慢慢安靜下來,傳來打呼聲。但只有阿J睡不著,神經繃得緊緊的。瞄了一眼夜光的時鐘,已經淩晨兩點多了。眼皮重重的剛要閉上,門又響了。阿J猛的睜開眼,望向門縫。驚恐的發現那黑色的鞋印移動著,已經進到門裏邊。月光下,那鞋印正一步一步地向她走來。阿J睜大眼睛到最大極限,掙扎著叫喊,喉嚨卻像被掐著一樣,卡著叫不出聲。全身也不聽使喚,動彈不得,好像被釘死了一樣。近了,更近了,那鞋印已經來到了床邊。隨即阿J感覺全身非常難受,呼吸不了。像是被一塊巨大的石頭壓著,往死裏壓。她想向舍友求救,可是叫不出聲,舍友們睡得正香。就這樣掙扎著,漸漸的沒了力氣。下意識裏,她聽到自己肋骨一節節斷裂的聲音。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讓我抓到,你就死定了!”阿J因痛苦,臉部已經扭曲,同時心裏有一股熱流從胸口經喉嚨湧向口中。她慢慢的平靜下來,心臟也不再跳動。她就這樣死了,舍友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早上。警方介入調查,未果。她的死亡證明上,寫著胸口受重擊,肋骨斷裂,脾臟破裂```````

從此,沒人敢再住5209室。夜裏即便聽到什麼聲音,特別是哭聲和敲門聲,沒人再敢出聲。5209室裏,從門口到靠窗口下輔的位置,還有一排黑色的鞋印。
返回列表